你给的,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?长照,名为卧床的折磨?

浏览量:663 发布于:2020-06-18

◆ 来自医疗现场的一封信……强行续命只是「生财工具」?
有天我收到了一封信,来自一位于札幌市内某医院工作的同业。
我在这家医院工作已经五年了。我是为了腹部早口导食管这个议题而写信来的。
碰到已经不具有人类的正常机能,状况彷彿植物一般的老人时,向患者的家人解释腹部造口导食管,他们经常是无法理解的。碰到这种情形,医师总是对患者家属说「有些患者在做了腹部造口之后,逐渐恢复了进食的能力」,这幺一来,那些家属们喜上眉梢:「医生拜託你了!」,纷纷抢着请医生施行手术。于是,患者们腹部的造口就这幺一个接一个挖了出来。而因为接受腹部造口导食而恢复进食能力的患者,这五年来,我一个也没见过。连一个好消息都没有,倒是听过很多家属为了支付庞大的医药费,被过劳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,甚至也有转入特种行业以赚取更多金钱的例子。这真的是适当的医疗吗?身而为人的尊严,以及能够以人的身份自然死亡的环境,都是我们医疗从业人员的使命。您知道吗,延命的医疗措施,甚至被人讽刺说是医院的生财工具。请求您务必在社会上将这个议题传达出去。
今年终于鼓起勇气提笔一书,周遭的朋友也都与我同样想法。
再来,我熟识的医师也寄来了如下内容的电子邮件:
晚安。我今日正好值班。腹部造口、静脉点滴、监控萤幕、尿袋、拘束带等等,我看着一位全身插满各种塑胶管,身上接满了仪器,躺卧在病床上的老人,那孤伶伶的身影,让人心头充满难过的情绪。值班室既宽又闲着没事做,份外感到空虚。我人微言轻,发挥不出什幺影响力,但再怎幺样,就算只能帮助我自己的患者,我也都用尽心思不让他们受到这种悲惨又难熬的折磨。临终期的医疗,需要来自法律、专业判断的制定,也需要患者本人在有意识情况下做的决定,但是我们身为医师、身为患者的家属,都应该找出一条路,能够让患者的人生结束得更像一个人,我认为这是我们刻不容缓的难题。
你给的,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?长照,名为卧床的折磨?
◆ 在医疗现场不允许议论「延命措施」
我想,在医疗院所各级的职员中,和我这位医师朋友有同样想法的人应不在少数。但是,在真正的医疗现场,却几乎从未听过有人对无效的延命措施提出质疑之声。此外自医师的视点来说,近来终于开始看到一部分的医师学会,开始讨论起临终医疗的相关议题,但大部分的医师对此都不积极。反过来,甚至不时会听到有医师出手阻挠相关议题的发展和解决。
如此现况,国民将会对医师失去信赖感。
医师们握有解决临终期医疗的关键,不去正视及解决高龄者临终医疗的问题是不行的。
我们在二○一二年时,发起了「高龄者临终医疗讨论会」。正是因为高龄者承受临终医疗后,人生的结尾竟是如此悲惨而没有尊严的。为了让患者能够平静安详地向人生告别,到底该怎幺做才好,我们一边不停地思考及讨论,一边每年召开讲座,向医疗、看护相关业者及一般市民推广观念。
至今召开的讲座每次都大约有将近四百人参加,最近的第五次讲座,一口气暴增至一千八百人。足见高龄者的临终医疗问题正确实地在社会上发酵,透过讲座,我们也看到了医疗、看护现场出现的烦恼、一般市民的困惑和挣扎。在医疗职场上无法大声说岀真相的「沉默的大多数」,请和我们一起携手正视、改善高龄者临终医疗的问题吧!
➤ 读者回函:该怎幺做才好?
我个人在老人安养院工作。院内有做了腹部造口导食的患者,也有不希望承受过多医疗的居住者。人在面临年老,各种身体机能都会不断退化,我认为这是无法避免和阻止的事。以家属的立场来看,当然还是会希望能减缓恶化的速度、尽量保持现在的状态,但对于已逐渐无法饮食,进食慾开始越来越低的高龄长辈们,该在什幺範围内鼓励他们努力活着呢?什幺时候该放手呢,我每天都在不停思考这个问题。──虎斑猫
你给的,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?长照,名为卧床的折磨?
◆ 宇航员与卧病在床的老人~名为卧床的折磨
宇航员在太空站中,每天都会进行长时间的运动健身。因为长时间生活在无重力空间,人的手脚都会变的细瘦,骨质也会逐渐疏鬆。但是,即使是这幺努力在运动,自宇宙回到地球的宇航员,踩在地面上时,如果没有拐杖仍然无法靠自己的双脚走路。连他们这样体能和健康都在顶峰状态的人,都有如此大的耗损和流失,更何况是高龄的患者们。
长期的卧床状态,就类似于生活在无重力的太空站。通常只要卧床一个月,肌肉就会开始萎缩,肌力退化到原来的一半一下。半年内,骨骼的密度会降到原来的三分之二。这幺大的流失,对高龄者的影响远大过年轻人。
卧床的时间一长,关节会僵化并且开始弯曲,变得无法伸直。而僵化的关节如果要硬去伸直,自力或由外力去做动作,都会产生剧烈的疼痛。
此外,由于无法自己翻身,也会造成各种病痛。人的身体只要三小时不换动作,压着的皮肤下,血流会被抑制住,组织开始坏死导致褥疮。骨质也会变疏鬆,在长年卧床的患者中,很多都只是在换衣服的过程里折断手臂。还有无法自己把痰咳出来,为了避免气管堵塞发生窒息,要将管子插入气管中把痰抽出来。就算是毫无意识的人,都会感到非常巨大的痛苦,无疑是一种酷刑。
再者,为了确保点滴的针管和灌食管不会被拔掉,患者也可能会被绑起来。手脚被绑住的患者,常常会惊慌地哭泣,悲愤地问:「为什幺要绑我?我到底犯了什幺错?」。有些患者,蜷缩成ㄑ字型,孱弱瘦小的身体被柔道腰带那幺粗的皮带绑在床上,残酷得无法直视。
在日本,接受静脉注射和点滴,长期在这种环境下活着的高龄者,想必也很多吧。在被绑着的状态下死去,实在是非常不幸的事情。究竟什幺样的医疗,是硬要把虚弱的老人绑起来也要进行的医疗呢。人生的最后,用这付模样划下句点,怎幺可能会是好的呢。

➤ 读者回函:长期卧病在床的高龄者究竟是什幺情况呢?  
我自己本身是个看护士,以下是我以看护士教导员身份,带着学生们去各养护院所参观时的感想。即使是到着社会上异口同声地讲求尊严的时代,却仍存在许多养护院所,往往以人力不足为理由,在执行业务时草率行事,枉顾长者们的尊严。
像是为了保护腹部造口跟点滴的管子,把患者的手脚绑起来,为了避免患者在轮椅上躁动而摔倒,将患者捆在轮椅上……然而高龄者的身体若没有了外界的刺激和活动的机会,就会迅速的萎缩退化。他们的心也一样,被绑起来扔在一边,三两下高龄者就会一卧不起,他们身为人活下去的力量也将被夺取一空。个人觉得,许多卧病在床的高龄者,并非「本身衰弱得卧床」,而是「被弄得衰弱到卧床」。──月华